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zwangyani的博客

撑起一片晴空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欢迎光临

 
 
模块内容加载中...
 
 
 
 
 

好友连接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置顶] 特别说明

2016-12-2 5:58:07 阅读205 评论198 22016/12 Dec2

  近日来,我突发奇想,在我的日志中增添“雅妮讲故事“栏目,就是把我看到的、听到的、或者亲身经历的美好故事讲给大家听,意在传播优秀人类文明,让社会更加和谐美好。为了节约读者的时间,增加传播效果,只筛选录入精彩章节,没有注明文章出处(有些节选确也不知出处)。请故事的原创作者谅解。绝无侵权冒犯之意,更无窃得利益之嫌。我只想拿出些时间,权当做义工,从众多读物中挑选出精彩、健康向上的故事,通过键盘输入我的博客天地,以飨读者。若原创作者在这里发现了您的作品,那么告诉你:您的故事太精彩了,被我选中了,我要让更多的人看到。你可以以评论的方式注明作品是你的,在哪里发表过。非常欢迎!在这里,我只做美好故事的传播者。

作者  | 2016-12-2 5:58:07 | 阅读(205) |评论(198) | 阅读全文>>

第一百七十五篇

2017-8-18 0:13:21 阅读24 评论12 182017/08 Aug18

别让眼睛老去

  一夜之间,一场雷电引发的山火烧毁了美丽的“森林庄园”,刚刚从祖父那里继承了这座庄园的保罗.迪克陷入了一筹莫展的境地。
  他经受不住打击,闭门不出,茶饭不思,眼睛熬出了血丝。
  一个多月过去了,年已古稀的外祖母获悉此事,意味深长地对保罗说:“小伙子,庄园成了废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的眼睛失去了光泽,一天一天地老去。一双老去的眼睛,怎么能看得见希望......”
  保罗在外祖母的说服下,一个人走出了庄园。
  他漫无目的地闲逛,在一条街道的拐弯处,他看到一家店铺的门前人头攒动。原来是一些家庭主妇正在排队购买木炭。那一块块躺在纸箱里的木炭忽然让保罗的眼睛一亮,他看到了一线希望。

作者  | 2017-8-18 0:13:21 | 阅读(24) |评论(12) | 阅读全文>>

第一百七十四篇

2017-8-16 22:59:59 阅读28 评论11 162017/08 Aug16

风顺能扬几锨

  小时候,家乡还没有联合收割机。小麦收割前,先选好一块平整的场地,把麦子连麦秆一起收割回去,放在场中暴晒。晚上打麦,全家总动员,大人小孩齐动手,将饱满的小麦颗粒从麦秆、麦屑中分离出来。我能做的只能是将一捆捆的麦捆连抱带滚,拖到脱粒机跟前。拖着拖着,我的瞌睡就来了。一觉醒来,天已泛白。原来麦场上小山一般的麦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馒头似的麦秆堆。
  身边有吱吱的声音,父亲正把满地的小麦颗粒用木耙子扫拢,将那些混在里面的细麦秆筛选出来。然后,父亲用木推子将散落一地的麦粒朝一块推,一粒粒浅黄的麦粒在父亲的驱赶下,听话地聚成一堆。父亲脱去外衣,露出浑圆的膀子,头上扎起白毛巾,手里也多了一把木锨。这分明是一副扬场的架势。杨场就是将小麦颗粒和草穰碎屑用木锨高高地抛起来,通过风婆婆的帮助,把两者分离开来。

作者  | 2017-8-16 22:59:59 | 阅读(28) |评论(11) | 阅读全文>>

第一百七十三篇

2017-8-14 15:31:07 阅读38 评论26 142017/08 Aug14

寻 找 低 语 着

  平复伤痕是需要时间和爱的,尤其是心灵的伤痕。
  80年代末,我在辽西读大学。那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在广场上,常常遇到一个骑着自行车,背上背着一块写满了字的白布的人。布上写着他在那个特殊时期的不幸遭遇,它因某个莫须有的罪名被关进了监狱,一关就是十几年。出狱后,他的爱妻已不知去向。他就把写有自己的经历和妻子特征的布片背在背上,从河南老家一直骑自行车到了东北,找她......他骑上一段路就停下来向人们诉说、询问,然后,再上路,再诉说,再询问......他就这样走过了几十个城市,而且还要继续走下去......那天在广场上听过他的诉说后,我哭了。而他的表情却平和而坚定,他说他已记不清向多少人诉说过他

作者  | 2017-8-14 15:31:07 | 阅读(38) |评论(26) | 阅读全文>>

第一百七十二篇

2017-8-12 5:35:15 阅读48 评论37 122017/08 Aug12

人生的花开花落

  朋友送我一盆澳洲杜鹃。这盆花刚到我家的时候,枝叶茂盛,开满了粉红的花朵。我很精心地养他,每天按时浇水,端到床前去晒太阳。令我高兴的是,它越来越茂盛,有一次竟然同时开出了33朵花。
  过了大约几个月,我注意到,它好像没有以前那么旺盛了,花开得越来越少,有时候好几天才开出两朵花。于是我很着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失误把花养坏了?
  我去找送我花的朋友,想问问她有没有什么挽救的办法。朋友让我放宽心,说:这是正常规律。每一种植物都会经历不同阶段,成熟、孕育、开花,周而复始,然后枯萎、死亡。这盆花,刚刚经过了开花期,现在它需要休养、孕育,然后到下一个开花期。

作者  | 2017-8-12 5:35:15 | 阅读(48) |评论(37) | 阅读全文>>

第一百七十一篇

2017-8-11 7:24:48 阅读39 评论19 112017/08 Aug11

一  束 玫 瑰

  圣诞节的前一天,使我心情愉快的是男友送给我的礼物——一打长颈的红玫瑰。
  招待员进来了,说一位抱着婴儿的女士正交焦急地等着我。她迎上来,神情紧张地向我解释说她的丈夫——正在附近的一家劳改工厂进行改造——生病了。监狱的警卫将在下午带他到这里来看病。他们不允许她到监狱去探视她的丈夫,而他还从未见过自己的儿子。她恳求我让孩子的父亲在候诊室里等待就诊的时间尽可能地长一些,好让她能跟他在一起多待一会儿。正好我的预约安排的不是太满,所以我就答应了。毕竟,这是圣诞节前夕嘛。
  没过多久,她的丈夫就由两名全副武装的警卫押解着来到医院。他的手上和脚上都戴着镣铐。当他

作者  | 2017-8-11 7:24:48 | 阅读(39) |评论(19) | 阅读全文>>

第一百七十篇

2017-8-9 15:04:17 阅读32 评论27 92017/08 Aug9

相信自己的决定

  有一个小男孩,他的父亲是位马术师,他从小就必须跟着父亲东奔西跑,一个马厩接着一个马厩,一个农场接着一个农场地去训练马匹。由于经常四处奔波,男孩的求学过程并不顺利。初中时,有一个老师叫全班同学写报告,题目是“长大后的志愿。”
  那晚他洋洋洒洒写了7页纸,描述他的伟大志愿,那就是想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牧马农场,并且仔细画了一张200亩农场的设计图,上面标有马厩、跑到等的位置,然后在这一大片农场中央,还要建造一栋占地4000平方英尺的巨宅。
  他花了好大心血把报告完成,第二天交给了老师。两天后他拿回了报告,第一页上打了一个又红又大的F,旁边还写了一行字:下课后来见我。

作者  | 2017-8-9 15:04:17 | 阅读(32) |评论(27) | 阅读全文>>

第一百六十九篇

2017-8-7 10:19:33 阅读39 评论16 72017/08 Aug7

嫁给你,是要你疼的

  听电视台的一档情感直播节目,很欣赏主持人说的这句话:她嫁给你干什么呢?嫁给你,是要你疼的。
  曾有女人谈到自己的丈夫时说,我觉得丈夫结婚前后真的有所不同,结婚前你说一句冷了,他马上把外套脱下来给你披上;现在你喊冷,他就给你顶上一句:“心里想着不冷就不冷。”
  有一位女士,在谈到她嫁给丈夫的决定是如何做出的时,简单得令人愕然。她说当时两人已同居,但她从未动过要嫁给他的念头。有一天晚上,她的弟弟来找他去打保龄球,他高兴地从床上一跃而起。在他们将要出门的时候,她随口说了句,也不知有什么好玩的。结果,5分钟不到他就从外面回来了。她问他,怎么就回来了?他说,你不喜欢我去嘛。当时,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一下子酸酸的,扑到他的怀里,那晚再也没能合眼。到天亮,她决定嫁给他。

作者  | 2017-8-7 10:19:33 | 阅读(39) |评论(16) | 阅读全文>>

第一百六十八篇

2017-8-6 9:28:03 阅读32 评论8 62017/08 Aug6

我种我的苹果树

  因为得了一种很头疼的病,几年来,我不停地在医院、诊所里穿梭。
  那天去看一位中医,把脉后,我问他:“就我这种情况,还能活几年?”
  他微微一笑,对我说:“不用管活几年,活一天就要想法乐一天,想那么长远干什么呢?”
  这样的话,从别人的嘴里也听说过,但由一位深谙生死之道的医生娓娓道来,却多了一种生命的况味和别样的内涵。
  喜乐不喜忧,这怕是大凡人的一个通病:日子平静时尽情地挥霍、享乐,遇到挫折时便忧虑忡忡,萎靡不振。不仅如此,我们还有一个更大的弱点,那就是常常为未到来的烦恼提起前铺好了温床,从而将我们欢笑的空间挤占了。我们常听人

作者  | 2017-8-6 9:28:03 | 阅读(32) |评论(8) | 阅读全文>>

第一百六十七篇

2017-8-5 3:37:21 阅读34 评论14 52017/08 Aug5

长大有时只是一瞬间的事

  1969年,我离家远行。
  在我的行装中,有10袋特大号的牙膏,5公斤糖果和一木箱书。糖果后来在亚热带的草舍中迅速融化,引来大群的蚂蚁。我把糖果放进杯子,冲进开水,我知道这涉嫌杀生,可我的健康需要继续喝这糖水。
  60年代的中国,有大批城市青少年在多数不自愿又没有选择的情况下,以军事动员的方式被送到偏远的乡村。
  对于这场运动,说痛苦,说悲壮,说忧伤,说升华,都有,没有定论。牵扯的人数过多,空间过于广阔,产生了无数或悲或喜的故事,是免不了的。
  17岁出门远行,我第一次看到了父亲的泪水,车轮转动时,他跟着列车小跑,直到

作者  | 2017-8-5 3:37:21 | 阅读(34) |评论(1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山东省 淄博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请朋友喝杯热咖啡再走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