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zwangyani的博客

撑起一片晴空

 
 
 

日志

 
 

第一百九十篇  

2017-09-12 11:49:20|  分类: 雅妮讲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 茅 屋 的 灯 光

  绵绵秋雨,有点愁人。晚饭后,雨住了。我信步出门,不知不觉走得很远很远。暮霭渐渐重了,眼前是一片浓密的小树林,显得幽深溟濛。一条小路曲曲弯弯地朝深处延伸。路的尽头,有一间低低的小茅屋。它的窗户开着,透出微弱的灯光。忽然,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久久地伫立着。
  哦,这简朴的小屋,柔和的灯光。我心头涌起一阵暖热!悠悠思绪,伴着眼前的小茅屋,款款而来。
  十几年前,我们全家迁到了农村,周围没有微笑,没有温暖,没有关心。也是这样一个雨天的傍晚,劳动回来,我很累、很累。真想在这窄窄的、只容得一个人走过去的田埂上躺下来,可是我不能。一群知青从后面追上来,递给我一张表格。为首的一个说:“喏,这是你的招工登记表。”他的眼神是狡黠的。招工表!我的?抓过来一看,上面写着:“死了这条心吧,你只配一辈子修地球。”字写的呲牙咧嘴。他们歇斯底里的狂笑着,我木然地望着他们,心上像系了一块铅,往下沉,往下沉。
  我向村后山上跑去。人们说,翻过这座山,有一条大河。我要到那河边去,乘上风帆,任他漂流。我在山上的树林里盲目地走着、走着。分不清东南西北,任蒙蒙细雨淋湿我的头发和衣裳。我寻觅着那条大河,迷了路。在树木掩映处,依稀看见一个蹲着的、小小的背影。走近前去,是一个穿着白底碎花褂子的小姑娘,在地上费劲地挖掘什么。掘一下,把一个圆呼呼的东西放进她身边的篮子里去,身子慢慢地朝前挪动。一会儿,他站起来采了一大捧野花。她低着头,细心地摸出一朵小红花,小心翼翼地插在发髻上,一面哼起来什么调儿。我听不清歌词,只感到节奏是轻快的、欢乐的。
  她是谁?一种莫名其妙的好奇心牵着我,悄悄儿跟在她的后面,我忘记自己出走的原因了。
  在树林里拐个弯,有一件极平常的小茅屋。在这幽暗、浓密的树林里,这样的小茅屋,我怀疑是到了童话里白雪公主的住处了。
  我发现,她走得很慢很慢,有点蹒跚。到门口时,被什么绊了一下,她跌倒了,花,撒了一地;篮子甩到了一边,红薯滚落出来。哦,原来她刚才在挖红薯。
  她没有马上起来,双手在地上摸索着什么。纤细的小手触到一枝花,紧紧握在手里。触觉!靠触觉!我猛然意识到,赶紧跑上前去扶她起来。果然是个盲孩子。
  我把撒落的花拾起来,放到她手里,又一个个拾起红薯,放进篮子。她笑着道谢,笑脸甜甜的。真可惜,她的眼睛!她为什么是个盲人?她不该是个盲人!白雪公主——盲孩子,我心中的等号破坏了,留下来的是同情和惆怅。
  我跟着她走进小茅屋。屋里陈设简陋,靠床头的小柜上有一盏煤油灯,是用一个小墨水瓶制的,灯芯是棉絮做的,和我的那个一样。淡淡的灯光,静静地向四周散发着柔和的光线。我感到一丝慰藉。
  “你一个人住在这儿?”我明知道她不会一个人住,却这样发问了。
  “不,还有奶奶。这儿原来是看林人住的。他死了。我们搬来了。”
  “从底下村庄里搬来的吗?”
  “是的。”她又说,“我们原先住在城里!”下放户!我心里咯噔一下,不由自主地话更多了:
  “你奶奶呢?”
  “卖篮子去了。”
  “卖篮子?”
  “嗯,奶奶和我编的。”这时我才看到,东面墙根,一溜排的竹篮,精巧细致得可与杭州篮子媲美。
  “你会编篮子吗?”她听出了我的疑问,顺手从墙角拿了根竹条编起来。两只小手忽而交叉,忽而分开,像两只欢快的蝴蝶。我看得眼了。哦,她用触觉在编制美好!了不起的触觉!更了不起的是这触觉里面有一颗跳动的、坚毅的心!
  花堆在桌子上,满目的五彩缤纷。
  “这橘黄的是什么花?”话才出口。我就后悔了。说什么红花绿叶的,她根本看不见。可是她却高兴地接着说:
  “漂亮吗?那是桔灯花,奶奶说的。秋天,满山的桔灯花开了,金灿灿的......”她顿了一下,微微闭上眼睛,似乎在体验秋天的烂漫色彩。我知道,她在用一颗心感受生活。
  我突然羡慕起她来了。她是那么兴高采烈,她咯咯地笑着,抖落了头发上的碎叶。对我讲这讲那,讲她的奶奶,讲山里的花,讲她大起来......。我把冰凉的手捂在脸颊上,却烫得更厉害了,我记得谁说过,人们往往同情眼睛失明的人,而不同情心灵失明的人。我是个心灵失明的人吗?
  奶奶回来了,白发盈头,脸上刀痕般的皱纹里显示出不可征服的倔拗。我告诉她自己是下边村里的知青,迷路了,来到这儿。她用满是爱怜的目光看着我,那眼神,就是柜上柔和的灯光。她颤巍巍地递给我一杯热茶,杯子里的热气在上升、上升,我感到一种温暖的感情在升腾......
  我离开了那间小茅屋,没有朝山后走,没有去寻觅那条大河,不想去随波逐流。我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一路上,盲孩子的笑声伴着我。还有那,紧紧缠住我的小茅屋。我仰起头,尽情地让淡绿的、晶莹的雨丝注入我的肌肤,渗进我的心田。后来,当我讲起这段经历,有人问我为什么出走又回来的时候,我说,因为小茅屋里住着一个盲女孩和她的老奶奶。
  哦,我愿自己也变成这样的低低的小茅屋。盼望跋涉者从我身旁走过,步入我的心灵歇脚。
  
第一百九十篇 - 雅妮.玛丽 - gzwangyani的博客

(万叶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