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zwangyani的博客

撑起一片晴空

 
 
 

日志

 
 

第一百六十三篇  

2017-07-25 10:43:23|  分类: 雅妮讲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限延期的惩罚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我把一只毛毛虫塞进一位女同学的后脖领。女同学猛然受到惊吓,原地蹦两下以后,竟开始围着课桌转圈。于是慌乱之中,她扭伤了左脚。整整一个下午,扯着嗓子喊疼。
  理所当然,她的家长找上了门。我记得父亲红着脸给他们道歉的样子,父亲说:“你放心,我不会轻饶了这小子!”
  每一次闯祸,回到家,父亲赏给我的,都是一把上下翻飞的笤帚。我想这次,那把笤帚,一定会让我的屁股皮开肉绽。
  女同学的家长走后,父亲把胆战心惊的我叫到身边。他说:“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吗?”我说:“知道。”他说:“你知道我会怎样惩罚你吗?”我说:“知道。”父亲就挥了挥那把笤帚,说:“你先去做作业去,等吃完饭,我再收拾你!”
  心神不宁地吃完晚饭,我蹑手蹑脚地往自己的房间里钻。父亲拦住我,说:“你躲什么,怕挨揍?”我说:“是。”父亲说:“那我今天不揍你了,正好我也有些累。等明天吃完晚饭再补上!”说完,他又一次挥了挥那把笤帚。
  第二天整整一天,我过得很不安稳。我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搞那样的恶作剧。这很奇怪。以前,哪怕屁股还在火辣辣地疼,我也不会对自己的所为产生哪怕丝毫的悔恨。父亲落在我屁股上的笤帚,甚至让我有了英雄般的感觉。而这次,父亲不过把一顿暴揍延迟了一天,却让年幼的我产生出几许愧疚。
  尽管那些愧疚,更多地来自于我对皮肉之苦的恐惧。
  晚饭后,父亲仍然没有揍我,他好像忘记了要揍我这件事,这让我窃喜不已。可是三天后,当我以为一切都已经过去,父亲却突然对我说:“还记得我要揍你吗?”我紧张地说:“记得。”我知道这个惩罚终于还是没能逃得过去。想不到父亲说:“记得就好,我还以为你忘记了。”然后他摆摆手,让我去睡觉。
  必须承认,一个不知何时会突然降临的惩罚,对那时的我,无异于一场折磨。有时我甚至希望父亲马上揍我一顿,我想那样的话,我就轻松了。既然惩罚已经过去,那么我还可以搞恶作剧,还可以把一只毛毛虫塞进某位女同学的脖领。
  可是父亲却将惩罚遥遥无期地拖了下去。每当我要忘记时,他就会适时地提醒我,让我再一次紧张无比。而每一次,他都会摆摆手让我做别的事去。这种缓期执行的做法,让我从此小心翼翼,不敢做任何错事。
  多年后父亲说:“知道当时为什么不揍你一顿吗?”我问:“为什么?”父亲说:“因为你上学了,长大了。你长大了,我就不能用对待小孩子的方式对待你。不过,错误是你犯下的,你当然要受到惩罚。这个惩罚,就是我把你最害怕的惩罚无限期地在你的心中拖延,让你时时后悔,时时愧疚。你想,这是不是比揍你一顿管用?不过......”说到这里父亲笑了,他摸摸身边的笤帚。他的动作让我再一次胆战心惊。
  即使现在,有时我和年迈的父亲吃饭,也会突然担心起来。我想,会不会有一天,父亲突然对我说:“昨天你又犯了错误,来,两罪并罚,撅起屁股!”然后,操起那把笤帚......
  看来,让一个犯错的人心生愧疚,远比让他皮开肉绽要好很多。

第一百六十三篇 - 雅妮.玛丽 - gzwangyani的博客

(周海亮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8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