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zwangyani的博客

撑起一片晴空

 
 
 

日志

 
 

有些荒诞,有些好玩(原)  

2015-01-02 23:12:53|  分类: 记实小说(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些荒诞,有些好玩
雅妮.玛丽

        昨天夜里,做了一个梦。
        突然发现自己的左手背上粘附着一只手,五指健全,是一支完整的手。很是惊讶。好奇地自问:哪里来的这只手呢?可是仔细看看却发现这只多余的看似完整的手竟然是几个断指,再看看自己的右手,正好是残缺不全,缺着这些断指,显然,正好是我的右手上弄下来的,按接到右手上正好让右手完整。突然很着急,这可怎么办呢?得马上去医院找医生帮忙处理。可是好似一个声音在提醒我:又没流血,着什么急呀,你怎么不自己试试,也许你自己就会把断指接好啊。仔细看看,也是啊,真的没流血,多余的一只手和我的右手恍然一看都是完整的,仔细看后,才会发现是断指,并且截面都好好的,不流血啊,就像弄断的橡皮泥,也没感觉到疼啊。
        我按照那个声音的提醒,用看似完整实为断指的右手,把粘附在左手背上的那只看似完整的手轻轻取下来,交给左手,用左手把这只看似多余、看似完整的手轻轻放在右手背上,它便粘附在右手背上了。我又用左手摘下一段右手背上的断指,尝试着给右手的一个手指接上,然后,用左手轻轻抚摸接缝一周,哎呀,太神奇了!手指已经被我接好了,完好如初,一点儿也不像受过伤的!就这样,我把断指一个个接好,我的右手完好如初了!嘻嘻,好玩,我原来真的可以做到啊!
        是的,梦醒后,我承认前些天,我的右手手指前段有几个是不得劲,我总以为是我散步出去买菜,在提着菜回家的路上把手勒坏了呢。在梦中,我自己把手指接好后,醒来后的我,右手真的感觉舒服了很多,最好玩的是,这是我自己在梦中接好的!
        是的,我在中学时代的愿望是做一名医生,那时,我就找到本村的赤脚医生借来了《人体解剖学》自学完毕,我想创建一种中西医结合的理论,用于拯救病人的生命。可是我在高考填报志愿为“北京医科大学”时,遭到了班主任的耻笑,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逼迫我改填了志愿,填的什么早忘记了,因为当时的我就想做一名真正的能救人于苦难的医生,这与奶奶的去世对我的刺激有关。我如果早能成为一名活佛般的医生,就不会让奶奶辞世,离我而去。当然,我对物理、化学更感兴趣,也想进入实验室,研究下中子对撞现象,研究下原子核的裂变分解,亲自看到其能释放出人类需要的巨大能量,想去亲自操控核反应堆,亲自研究怎样消除核残留对环境的破坏;亲自研究创造出更适合人类利用的高分子材料;我想亲自驾驶飞机在蓝天中飞翔;我想创作出更多动听的歌曲和音乐并亲自演唱;我甚至疯狂地设计出阻止人类肺部因吸入灰尘而老化的隔离器具(在大脑中,而未走向现实。);我觉得根据微积分、极限理论,星球旋转的椭圆轨道随着速度的增加完全可以变成圆形!我问老师可不可以?老师说这些得等到大学才能学到,他也不知道。老师被我问得面红耳赤,我得罪了老师都不知道。现在这种理论好像已经被证实;我觉得,根据书上的理论和人体血液的含量,血液在人体循环一周的时间应该更短,书上的数字肯定错了!他们在计算血液循环时间时,肯定忘记了肝脏的储血功能。老师接受了我的想法,并承诺要向地区教材编委会报告,结果,发现后来的书上真的做出了改变,采用了我计算出来的数据,我很欣慰;我也想成为一个好的编程师,在上学时,我是班里编程最快、最好的,虽然是些简单的程序,虽然那时用的电脑只是长城320和简单的APPLE 机;我想成为一名优秀的电工,因为我是班里接继电器最快、最好的,每每受到电工老师的表扬,很骄傲,很自信;我酷爱哲学,不喜欢把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对立,我信奉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相结合的一种思想,就如人的肉体和精神无法分离。同学们戏称我的思想为“老爱卿主义”。我很欣赏西方存在主义哲学,这很有现实意义,它体现了一种实事求是的精神。
        我不会盲从别人。我始终拥有自己的判断力。一般老师发下试卷来,我都会用几分钟的时间浏览一遍,发现试卷出题错误、不合逻辑,就会马上报告老师,请求老师修改试卷,否则,试题无解,没法做。结果往往是,老师赶紧回教务组研讨,过会儿就会在各个考场宣布,试卷哪儿应该改动一下,并不好意思地冲我笑笑并表示谢意。这个习惯让我很难适应现实中的工作岗位,经常得罪领导而不自知,几经磨难后,我学会了沉默,开会时,再也不说话,不管领导看上去多么诚恳地问:谁还有更好的意见?我也绝不会开口发言了。我学会了自我保护。
        有一次,到男朋友家去玩,一向高傲自大的北大高才生男友,在自己住的里间的墙壁上贴满了自己写的书法,有中文,有英语的,我浏览了一遍,告诉他:英语的一个单词中写错了一个字母。他不服,他——一个在县城重点高中年年考级部第一的人(好像只有一次考了第二名,呵呵,据说他哭了,那次。... ...),怎么会犯错误呢?!怎么可以被我冒犯呢?!尽管我把他当成亲密无间的自己人才说出来的。结果拿来字典一查,真的错了。他一怒之下,把墙上贴的那些东西(他的骄傲)全部撕下来,撕碎扔在地上,自己跑出去,把我丢在他的房间,再也不跟我玩了!我把他全家人都得罪了!我,一个半路闯进这个家庭的人,怎么可以比他们的孩子厉害呢?!他们容不下我,后来,我非常珍惜的学习用品都被扔掉了,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我让他们骄傲不起来了,我能看穿他们隐藏了很久很深的所有的秘密,我有特别的感知能力,不是故意的... ...我觉得爱人之间,应该以诚相待,这有错吗?我告诉他,大不了再改写一张贴上嘛,总比被别人发现要好得多吧,自己人嘛,可他却不这样想,难道他从来没把我当成自己人?只顾在我面前好好显示自己,以征服我为荣?那么“永结同心”应该怎样理解?没想到事情会这样糟糕。唉... ...可能是我太不会为人处事了,或许,他更喜欢那些蠢笨的女人,在他面前表现出羡慕不已的样子,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没办法,虽然我眼睛有些近视,但依然看问题能入木三分,黑白分明,容不得一粒沙子,更不会弄虚作假,颠倒黑白,故意阿谀奉承,以讨得他的欢心。我始终坚持夫妻之间应该以诚相待,互相关爱,共同进步。否则,真的没意思了。家就是避风港,随意、自在、休闲、放松的地方,来不得虚情假意,要不活着多累啊。可是,生活太复杂,为人处世还是要学的,尽量由幼稚变的成熟吧。即便是没有步入婚姻,只要活着,应对周围的社会环境还真需要学点为人处世之道的,免得得罪人而不能自知,惹得大家不开心,好心办坏事儿。
        总之,我有极其广泛的兴趣和爱好。我甚至想成为一名作家,想用自己的笔写尽天下点点滴滴... ...
        说起学医,有一个小故事。我高中时的一不错的男同学——我的哥们,他考进了山东医科大学,我们都在济南上学。他为什么学医我不知道,到现在也没问他。按说,他的数学极好的,他却选择了学医。一直拿他当哥们,和他在一起,从来没有觉得有性别之分,呵呵,也不知他看到我的这篇文章会不会气死啊。有一天,我们同学聚会,他竟然当着大家的面炫耀:“今天,我们解剖了一具女尸,一个大胖子,很胖很胖的!我们割下她的子宫,放在一个容器里;我们取出她的神经系统,放在一个成样品的容器里... ...“其他参加聚会的男同学的目光一下都投向了我!太可恶了!竟然当众说解剖女尸,还提子宫什么的!太可恶了!我恼羞成怒,很久不愿搭理他,就为这件事。或许他永远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发神经不愿再搭理他。看来,我的爱好学医也有些叶公好龙哎,要是让我解剖男尸,年轻羞涩的我会不会桃之夭夭呢,难说啊,呵呵... ...
        这些个梦想,一放就是几十年。毕业后半年内我走入了婚姻,如同坠入无底的深渊。工作、生活的重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感觉我的天空永远是阴云密布的,见到天日实属奢望。含辛茹苦地把孩子带大了,这是几十年来唯一的成就。突然感觉,我已经从无底深渊攀爬了上来,感觉可以探出头呼吸口自由的空气了,自由,好难得的自由回来了吗,有些不敢相信,不知所措。岁月都去哪儿了?时间都去哪儿了?我还有多少剩余的时间,可以做点什么呢... ...
        令我难过的是,我拥有西方人的大脑,拥有西方人的语言、思维习惯,却生在东方、长在东方、活在东方,我不会跟周围的人相处,他们都拿我当外星人对待,这使我很苦恼,很不理解。我到底是谁呢?为什么会这样?是我调皮捣蛋、故意不听指挥才导致的恶果吗?我觉得我很乖很听话呀?只不过什么都想试试而已呀... ...
        事实上,上帝对我不错,是我自己不知足。我可能真的拥有人人羡慕的幸福生活,只是自己生在福中不知福。比如说吧,我只要说出我的想法,很快就会实现。我说我好想吃香蕉啊,又懒的去买,结果,话音刚落,就有朋友提着香蕉来看我们,他们都不爱吃水果,就是归我享用了,呵呵;“唉!现在能吃口西瓜该多好啊!”,话音落下不久,就会有亲朋好友提着西瓜来串门,呵呵;“山竹好吃,有点儿贵,不舍得买哎...“结果,一觉醒来,就有亲朋好友扛着一箱山竹来了,嘻嘻,真不好意思,以后就不随便说出自己的想法了,免得上帝说我太贪,好意思把想法都说出来!呵呵呵... ...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