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zwangyani的博客

撑起一片晴空

 
 
 

日志

 
 

产房见闻(原)  

2014-09-15 11:40:40|  分类: 记实小说(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产房见闻
雅妮.玛丽

        结婚生子,似乎是每个女人都要经历的事儿。我,作为一个女人,结婚后也要生子了,我由老公陪伴着也进了产房。
        大姑娘出嫁是头一会儿。这次婚后生子也是头一会儿。内心充满恐惧也充满希望。
        听说遇到难产有时会死人的,不久前就有一个产妇怀了双胞胎,母子三人就死在了产床上。同事们都嘱咐我:“如果发现破了羊水就立刻去医院,否则胎儿会憋死在腹中。”真让他们说着了,离预产期还有一周的一天半夜两点,真的破羊水了!立马穿好衣服,被老公扶着进了医院,还好,就住在医院对面,很快就到了。
        在医生的一番检查后,确认是破了羊水,不能再离开医院,老公帮我办了住院手续,我被安排在18号床位。
        一边恐惧,一边幻想着我就要见到儿子了,内心充满希望。孩子,我和老公的爱情结晶,就要面世了,我就要做母亲了,一家三口——幸福的一家三口就要诞生了。
        事实上,我自从进入医院就没下来产床,一直到生出儿子为止。
        在产床上,一阵阵剧痛袭来,时间间隔一次比一次短,疼痛一次比一次厉害。我希望老公能陪着我生产,不要离开医院,可是医生们却说:“头生孩子不会那么快的!晚上不能留人在医院陪护,赶紧离开医院!”就这样,老公被赶走了,把他赶出了楼道并锁上了楼道门。老公就算有翅膀也进不来了,只好回家休息去了,等第二天医院上班后开了楼道门才能进来看望我。就这样,我一个人待在产床上,痛苦呻吟,等待孩儿的出生。那时候,家里没有电话,万一我遇到难产需要家属签字的话,只能等待老公自己出现。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煎熬到了早晨,到了医院的正常上班时间。听她们说骨缝已经开了几指了,把我从里间挪到了外间的产床上,随时准备接生。主产女大夫摸了下我的肚皮对她的助手们说:“不错,不错,很光滑!这个胎盘我占下了!谁也不准抢!”。听到这话我想哭,同事们都嘱咐我,自己的胎盘一定要拿回家,清洗干净后,想办法吃掉,能治自己身体的各种病,千万别让别人拿走!虽然我觉得吃胎盘是很恶心的事情,那不就是吃人肉嘛?!还是自己的肉!可是依然觉得同事们说的有道理,即便是非常腥气,也要克服困难咽下去,为了健康,为了全家人的幸福。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怎能撑得起家庭幸福?!可是现在,已经被主治医生占下了,绝对不能开口再要了!我们娘俩的性命就掌握在她手中,还是保命要紧,我和儿子的命都很重要,比胎盘重要,这事儿我忍了。
        剧烈的阵痛实在是无法忍受:“老天啊,把我杀死吧,我不想活了,太疼了... ...男人,我不要了!爱谁要谁要,孩子我也不要了,爱到哪里投胎就到哪里投胎,随缘吧... ...痛快点儿,行吗?我想死,立马死掉,太疼了,我不活了... ...“我用仅有的一点儿力气哭喊着......
        突然有一巴掌用力地拍到了我的隆起的大肚子上:”还挺会叫呢!怕疼别挨那一下子啊!“睁开眼睛发现是一个来实习的男生,他穿着实习服装。我要不是正在生产躺在产床上起不来,我一定会跑过去教训这狗杂种:”你娘没挨这一下子能生出你这个小杂种来?!你姥姥没挨这一下子能生出你娘来?!你奶奶没挨这一下子能生出你父亲那根杂毛来?!“我会一脚把这狗杂种飞出几米去。可是,为了儿子的安全出生,我没出声,装作没听见,我忍了。我不知道这个狗杂种的用力一掌会给胎儿造成多大影响,真该跑过去把他的脖子拧断。
        上午九点(那年执行夏令时,是十点多)多了,有另一个女人也正在我旁边的产床上生产。听到接生的大夫说:”哎呀,露着头了,快生出来了,先别给她接生,这个(是说我)也快了,我们要等等,让这两个小孩一起出生,来个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呵呵呵... ..."都什么玩意儿!拿产妇和胎儿当玩具玩啊?!还好,是让她等我,不是让我等她。
        果然,我儿子和临床产妇的女儿都在九点二十出生了,还是那女孩儿早几秒钟,女孩体重七斤,我儿子体重也是七斤,说是我儿子称体重时,称稍微高点儿。
        孩子一出世,接生大夫立马抓住我儿子的两只小脚,让其头朝下,在儿子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指着儿子的小鸡鸡说:“快看看,看好了,是个儿子!你生了个儿子!呵呵呵,祝贺!祝贺!前面好几个都是生的女孩,到你这里改变了!哈哈哈,祝贺,祝贺!我们拿走去给他洗澡了啊。”我听到儿子的第一声啼哭,幸福立马涌遍了全身,我没死!活过来了!我做了母亲了!我和老公的爱情结晶诞生了!
        医生们跑到楼道里,到处叫喊我老公的名子或者喊着我的名字叫问她的老公在哪里,始终没能找到老公。回来告诉我:“我们喊了很久,确实没能找到你的家属,他可能有事儿没来吧。”我不知道为什么老公没来,只记得老公被赶走的时候医生们都说:“头生孩子,没那么快的,最早她下午能生出小孩来!”可是这个时候医院早上班了呀,他是可以进来的呀。我从半夜两点多煎熬到早上九点多,七个多小时啊!我饿了,想吃东西呀!
        按照医院惯例,每个产妇生完孩子都是由她的老公背到产科病房的床上,可是,我的家属始终没出现,无奈之下,给我接生的医生们弄来了担架,先把我从产床上抬到担架上,再用担架把我拉到产科病房,想把我再移到病床上(18号床),可是,我刚生产完,会流很多血,床上没有准备好的卫生纸。也没有产后该吃的喝的东西。没办法,医生们帮我跟临床的产妇借了些卫生纸帮我铺在床上,又把我抬到床上,撤走了担架。医生都知道产后几小时是生命危险期,不能离开人,必须进食、喝红糖水,直到能正常排尿才算是脱离生命危险。可是我的床头上什么也没有。医生们还真是负责,又替我借了红糖、热水、杯子等物,一杯接一杯地喂我喝红糖水,一直替我的家人看护着我,直到我生命特征恢复正常。
        医生们在替我借东西时承诺等我家属来了,借的东西都会还给他们的,可等后来老公来了,他们都不要。世界上还真的是好人多,他们都在无私地帮助我。这时的我,虽然想到拿不到自己的胎盘有些失落,但在心里已经不记恨主产医生了,是她很负责地安排了我的产后生活,帮我度过了生命危险期,她救了我的命并让我们母子平安,一个胎盘算什么,虽然我今生只会有这一个胎盘(一对夫妇只允许要一个孩子,这是国策。),没按照同事们的嘱咐自己吃掉,有些遗憾,但也不见得就会不健康啊。
        老公来到我的床前,听说已经生了,真的是儿子:“我有儿子了,已经当上爹了,哈哈哈... ..."开心地手舞足蹈,差点儿跳起来!他打开床头橱说:“卫生纸、红糖等都在里头啊,只是你在产房生产,说是还有别人也在生产,不只你自己在里面,医生不让进,就没能告诉你,我又回去给你煮鸡蛋了,煮着煮着,睡着了,都煮糊了!倒掉,又重新煮的,差点儿烧烂了锅,还好,还能用。”
        ”脸上怎么这么干净?怎么弄得?“
        ”我去理发店刮了脸,我不想让儿子见我第一面就觉得他爹很邋遢!我要把自己打扮得很正式来见儿子第一面,给孩子留个好的第一印象。“
        ”谁给你刮的脸?是不是理发店那个破烂娘们儿?“
        ”是。“
        ”再敢让别的破烂女人摸你的脸,我就宰了你!“
        ”好的,再也不敢了!以后都自己刮!不是为了给孩子留个好的第一印象吗?!怕自家的刀片不快,刮不干净。以后再也不敢了!“
        ”不单是刮脸,以后理发也不能去理发店!我来给你理发!“
        ”好吧,一切听你的,只要你不生气就行。“
        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老公、儿子都是由我来给他们理发。一把剪刀、一把推子,够了。我没学过理发,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吗?!无师自通,我理得还真不错。儿子过百岁(就是出生一百天。)时,我用剪刀给儿子剪了个光头,还真的不错。一边让儿子吃奶一边念道:“乖乖,别动,妈妈要给你理个好发型,又凉快又好看。”理完半个面,再让儿子吃另一只奶,又完成另一个半面,你还别说,儿子很配合。后来儿子上中学了,说同学们都叫他“山本五十六”,就是因为我给他理得这发型。我和老公都觉得我给儿子理的发型很好看,很精神。可是儿子还是坚持要到理发店去理发,我们只好同意了。既然如此,老公也可以到理发店去理发了,我懒得再给他们理发,费力不讨好。不过老公还是认为,我给儿子理的发型好看,精神!不像理发店出来的发型,像妖怪!
       话说回来, 我在这个病房的西北角的一个南北向的床上,是18号床。在我的斜对过——此病房的南墙中间位置的南北向床上躺着另一个女人。
        我刚安稳些,一个老太太手里提着一个金属饭筒,后面跟着一个高高的男人,他们一前一后走到离南墙边的女人约一米远处:“生的男孩还是女孩?”老太太弯腰倾身向前问话。
        “女孩。”女人怯怯答道。她半躺半坐地倚在身后的被子上,正好和我对着面。
        老女人立即转身提着饭桶匆匆走出了病房,后面紧紧跟着那个对老太太俯首弓腰的高高的男人。
        ”那是你老公和婆婆吗?“有人问道。
        女人微微点了下头。
        女人泪流满面... ...
        “世界上竟然有这种人!你自己不就是女人吗!这么下三烂!配为人母吗?!”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男人?!这么下三烂!自己的女人刚生完孩子,连口饭都不给吃!畜生不如!”
        “这家人简直就是畜生!没有一个明事理的!你嫁到这样的人家,可真是苦了你了... ...”
        “没有女人怎么会生下这样下三烂的老女人?!怎么就拿女人不当人呢?!”
        “生男生女是女人能说了算吗?生下女儿是你和你老公两个人的事啊?!他怎么也不管你,一句问候都没有!而是屁颠屁颠地跟在他娘身后?!一口饭不给你留下,一走了之?!畜生啊!女人生孩子就是从死里走一遭啊!精疲力尽、死里逃生后,竟然不给一口饭吃!畜生不如!儿子不懂事儿,当娘的也不懂事儿吗?!一家子畜生!”
        “有这样的娘,能教出好儿子来吗?!”
        “难道这娘俩儿不是爹娘养的吗?!本是生活在一起的一家人,一个年长的母亲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子孙辈的年轻母亲呢?!没人味儿!瞎活了这一大把年纪,不配为人母!” 
        “十年修得同船度,百年修得共枕眠。作为人家丈夫,就忍心这样对待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同床共枕的妻子在流血、流泪,女儿嗷嗷待哺,做丈夫的就这样一走了之,装作陌路人?!就这样永远屁颠屁颠地跟着他娘为非作歹而不管自己孩子她娘的死活?!任凭人家哭得跟泪人儿似的?!有这样对待自己女人的吗?!王八犊子!”
        “一点也不拿着人家闺女当人唻,人家嫁到你家做媳妇,死心塌地地跟你过日子,生儿育女这样的大关口,竟然不给一口饭吃!直接不属人啊!嫁进了门,就是一家人啊,这样对待自己的家人,真的不属人啊!”
        “以后她们母女可怎么办呀... ...“
        大家在震惊之余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你娘家人呢?他们知道你在这里生小孩吗?怎么也不来看看你?”
        女人不回答,只是在哭泣,眼泪挂满整个脸上... ...
        我们都把食物送给她吃,都被她拒绝了。
        第二天,我经过医生的仔细检查,确认恢复得很快很好,完全可以出院了。下午办理了出院手续,到我离开病房时,两天了,那女人一口饭也没吃,脸上挂满泪珠儿,几乎听不到她抽泣出声,我想她是怕影响到别人吧,毕竟这屋里还住着剖腹产的,在麻药失效后痛苦地呻吟着。她的男人和婆婆再也没来过。没有任何家属来看过她。
        我真是个缺心少肝的东西!临走的时候,我要是把些鸡蛋留给她,说不定半夜饿了,大家都睡着了,她就不用顾及被家人抛弃没面子,趴在被窝里偷偷吃点儿,凉了也不要紧,总比绝食强,毕竟经历了痛苦不堪的生产,已经精疲力竭,极度虚弱,很需要营养来维持生命啊。可当时只是觉得产后只能吃热饭,想法非常简单。20多年过去了,我才心思过这事儿来!
        出院后,回到了自己的家,14平米的房管局的房子。听说这间房子前一任主人分到大一点的房子了,我们拿到了这间房子的钥匙,取得了这间房的使用权,只是地面坑坑洼洼,乱七八糟,不像人住的地方。我们找到了搞建筑的老乡,帮忙弄到了三袋沙子和水泥,我们用自行车运了回来,自己动手按照2:1 的比例和好,用手胡乱弄平了地面,结果我满手都是血坑,没想到这东西有腐蚀性,疼了好几天,我的手才长好。
        房子不大,可也是家啊,能抱着儿子在家坐月子是件多么令人开心的事啊!不像在医院里,母亲们住在一个房间,婴儿们住在婴儿室,等到喂奶时间,母亲们才会被叫到婴儿室门口,坐在长条连椅上,把孩子抱出来扔给你:“接住!3号床的,7号床的,18号床的... ...“护士们一把抱着五六个孩子,喊一声,扔一个,母亲们都抢着接自己的孩子,总担心孩子会被摔到地上。还好,孩子们身上都有和母亲床号一致的编号,否则,真分不清到底是谁的孩子。还有,每次喂奶时,护士们都催着赶紧把孩子交回去,好早点儿完成工作。每次我都耍赖,最后一个把孩子交回去,因为孩子根本没吃饱,死死含着奶头不放。护士们总是嘲笑我:“每次都耍赖,多喂孩子吃一会儿奶,结果,你儿子是整个婴儿房带头哭闹的,并且哭声最高!哼!耍赖也没用!”
        生了儿子老公很高兴,给我做鸡蛋汤都要把西红柿的皮用热水烫烫扒掉,怕裹着我的牙!亲朋好友们给我送来了若干小米、鸡蛋和红糖。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要不是坐月子我会有这么多好东西吃吗?!
        老公做一碗,我就吃一碗,做一碗,吃一碗,做一碗,吃一碗... ...老公惊讶地问:”你到底能吃多少啊?我一回头的空儿,一大碗饭或者汤就会被吃的干干净净!您的肚子到底有多大啊?能盛多少碗啊?!“
        ”人家不都说嘛,母乳喂养好,孩子免疫力强,少生病!多吃多下奶呀!对不?这样就不用买奶粉了,能省很多奶粉钱呀!“我得意地回答。心想,好不容易有坐月子的机会啊,这时候不吃啥时候吃啊?!难道平时也会要啥有啥嘛?!不狠狠地吃,我傻呀?!吃!吃!吃!给我狠狠地吃!
        半年后,我按照医生的嘱咐回到妇产科做产后恢复检查。进门后,我被一个中年女大夫轰了出来:”你到隔壁去,听胎心在那边!“
       ”里面是空的!不用听胎心了!我是来检查产后恢复情况的!“我指着自己的大大的肚子大声辩解道。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说她的肚子里面是空的,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信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中年女大夫笑得前仰后合,脑袋漫过椅子不断地往墙上磕 ,我看到她的眼泪都笑出来了。她的同事们也都笑得前仰后合,拍手叉光... ...
        我,虽然没有专人伺候月子,只是老公上班前把做好的饭放到暖瓶里,把红糖和婉放在我旁边的椅子上,我就会一边侧着身子喂孩子吃奶,一边自己挖着碗里的饭吃,拌上很多红糖,甜甜的,可好吃了,我一次吃五六七八个煮鸡蛋,再喝很多鸡蛋汤,然后吃小米稀饭拌红糖。一个月下来,我吃光了28斤红糖,140斤鸡蛋所剩无几(当然,老公也沾了我的光!他也经常吃煮的鸡蛋,蒜泥拌鸡蛋。)!我把自己喂养成历史上最重的体重!满面红光!同事们还会笑我们天天面条咸菜,都快变成面条了吗?!
        那个年代流行一句话:“生了男孩,吃啥有啥;生了女孩,有啥吃啥。”但是我绝没想到,有人生了女孩,吃啥没啥!他娘的!直接不给饭吃!
        同样是嫁娶,同样是生儿育女,同样是死里逃生、精疲力竭,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高中时学过的一篇课文《孔雀东南飞》,文中主角焦仲卿和刘兰芝,一对令人羡慕的恩爱夫妻,硬是被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极度变态的婆母给活活逼死了!做母亲的逼迫自己的儿子休掉自己相濡以沫的爱妻另娶它人,儿媳被逼的跳水自尽,儿子为了追随爱妻随后上吊自杀。正是:一个举身扑清池,一个树挂东南枝。这样蛇蝎心肠、狂妄自大、极度变态、极端自私、置孩儿幸福于不顾的母亲这样做到底为的是啥呢?就为了看着人家闺女不顺眼就可以像整死小狗小猫一样随便祸害着玩吗?人家“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十七为君妇,心中常悲苦。”啊!君既为府吏,守节情不移。贱妾留空房,相见常日稀。鸡鸣入机织,夜夜不得息。三日断五匹,大人故嫌迟。非为织作迟,君家妇难为!妾不堪驱使,徒留无所施。就这样,人家父母自幼爱护、仔细培养出的爱女,到婆家不久,就被活活逼死了!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再说说陆游,他和表姐唐婉自幼交好,你情我愿,婚后极其幸福。这样的美好婚姻硬是被陆游的母亲活活拆散了,理由竟然是他们太相爱!担心会影响儿子前程!多么自私无耻的母亲啊!陆游竟然真的枉从母命把朝夕相处、恩爱无比、相濡以沫的表姐一封休书打发走了,导致表姐痛苦不堪、无脸见人,早早夭亡,结束了花一样的生命!你后来写几首破诗表示悔恨,几首破诗能换回花一样的生命吗?能换回爱妻的无价的真情吗?陆游,我看不起你,不管你的诗歌写得多好!你比着焦仲卿差远了!他能用生命去捍卫自己的女人和他们的纯真爱情,绝不会妄从母命胡乱草菅人命!至死不另娶他人,捍卫了妻子的尊严,坚守自己的爱情。孝顺父母是应该的,母亲叫你去草菅人命你就去草菅人命吗?!你可曾顾及你的挚爱的唐婉表姐被你当物件一样退回娘家、被爱人抛弃的那种万箭穿心、羞愧难当、痛不欲生、生离死别般的感受?!她是人啊,不是什么可以退来换去的物件!你拿她当人看待了吗?你娘是人你的爱妻唐婉表姐也是人啊!已经履行婚约怎可以单方毁约、不讲信用将其当作物品一样一封休书退回呢?!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你都搞不懂,还谈什么爱国?我看不起你。即便你做到士大夫或者更大的官,我也看不起你。在此,替你屈死的唐婉表姐说说你。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着,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格物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陆游,你家务事都处理不好还谈何爱国?写几首小诗就爱国了?我叫你刽子手好吗,陆游?你用一张白纸、几行破字就杀死了你的至亲至爱之人——唐婉表姐!你要了你的亲爱家人的命!一个把身家性命都托付于你的至亲至爱之人,你怎么下得了手?!平步青云、升官发财、光宗耀祖比你的挚爱家人的性命重要吗?!难道你挚爱的唐婉表姐伴你终生、服侍左右就会耽误你爱国吗?!她才华出众并不在你之下啊?她完全可以帮助你的呀?才貌皆出众想必就是你的嫉妒成性的母亲看她不顺眼的缘故吧。如果哪天在那边遇到了人家——你的至亲至爱的唐婉表姐,就双膝跪在她面前忏悔吧,好好说声抱歉:自己年轻不懂事,犯了糊涂。她会原谅你的,因为她爱你,对你难舍难离,用爱去驱赶她浸透肺腑的冰冷吧。另嫁他人、苟活了些时日,无非是弄了块遮羞布好面对世人遮挡被休的耻辱、给娘家挽回些面子、对你不死心罢了。曾经沧海难为水啊!
        世情薄  人情恶  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  泪痕残  欲笺心事  独语斜栏  难  难  难
        人成各  今非昨  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  夜阑珊  怕人寻问  咽泪装欢  瞒   瞒  瞒
         陆游,能读懂这首诗吗?这是你的爱妻唐婉表姐用心和血写成的!她是被她自小看着她长大的亲爱的姑母和把身家性命都托付于他的至亲至爱的青梅竹马的表哥丈夫休掉的!情何以堪?!这是何等的残忍?!亲情爱情,一纸休书——一张白纸、几行破字!烟消云散!聪慧美貌的唐婉被她亲爱的表哥婚后行了房事后扔掉不要了!你让她怎么面对世人?!
        看来婆母教唆儿子迫害儿媳的事儿自古就有,不以为奇。那么现代社会的男人就改不了唯母命是从的坏毛病吗?作为男人,就应该顶天立地,明辨是非,应该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孝敬父母是应该的,迫害妻子就不应该了吧。母亲做的不对就该给她讲道理而不是唯命是从。父母养了你小,你必须养父母老,这是天经地义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你父母是人,你的岳父母、老婆孩子也是人啊,公平对待好不好?
        恍恍惚惚中,我坐在了一个审判台的中央,我怎么成了判官?我抚首自问。顾不得多想,接下来要我申办的案子竟然是焦仲卿家和陆游家的案情。清官难断家务事啊!这不难为我嘛。没办法,不能中途退堂,只好勉为其难了。
        焦仲卿、刘兰芝,你们的爱情忠贞不渝,感动世人,值得世人学习啊!我判你们世世相爱、永不分离;焦仲卿之母,狂妄自大、嫉妒成性,连自己的孩儿夫妻恩爱、琴瑟和鸣都容不下,逼死儿子恩爱夫妻,让老焦家断了后,罪孽深重,判处焦仲卿之父休妻另娶,娶一个年轻漂亮少妇,再续老焦家香火。焦仲卿之母不是喜欢听门缝嘛,焦仲卿之父新婚蜜月期间,让焦仲卿之母蹲在新房门口,负责端尿盆,顺便也可以满足她喜欢听门缝的嗜好,毕竟曾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嘛,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不过,等新婚蜜月结束,她就得速速离去,毕竟是被休了的人嘛,不能让新女主人碍眼。老焦家的列祖列宗,可有意见?没有反对的就等于默许了,就这么定了。去执行吧。
        陆游,不是我说你,你和唐婉,自有交好,青梅竹马,怎么会妄听母命,休妻另娶?!做人啊,要有人情味儿!你娘把个陌生女人赛给你,你就要?!牲口配种啊?牵过来蹁腿就上?!这与畜生何异?!与嫖客窑姐何异?!幸好你人性未泯灭,还经常想起你的爱妻表姐,知道悔过,又念唐婉用情专一,对你有刻骨宁心的爱恋之情,就判你们世世相爱、缠绵厮守、永不分离吧。陆游之母,你嫉妒成性、好功名利禄、淡手足亲情,见不得娇儿夫妻恩爱、蜜月之欢,心狠手辣,拆散一对好姻缘,令双方痛苦一生,并导致你亲侄女唐婉悲伤过度、早早夭亡,实耐罪孽深重。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难道你儿子新房内干几下都得让你站在一边数数吗?!你叫停就得停吗?!不知羞臊的老东西!就判陆游之父休妻另娶吧,虽然休妻,但陆游之母不用离去,离婚不离家,要天天看到陆游之父新婚的甜蜜,也可以继续听门缝,这样可以让她更好地理解自己犯下的错误,早早忏悔醒悟。大家可有意见?没人反对就当是默许了,去执行吧。
        如梦如幻,穿越层层薄雾,看到两个人划着小船儿在荷塘上轻轻摇曳,至近处才听清他们甜美的歌声,原来是焦仲卿和刘兰芝在唱《采红菱》啊... ...
        凄美的歌声飘了过来,原来是唐婉在唱《离别的车站》啊;前行不远,就听到了陆游的歌声:《往事只能回味》。原来他俩还在治气呢!我便偷偷潜入草丛,静观其变。不久就听到了唐婉和陆游的合唱:《双双飞》。我很有成就感,禁不住咯咯地笑出了声... ...
        吧唧,我被一巴掌拍醒:“在想什么好事儿呢,还咯咯地笑个不停?!还不起床,就要迟到了!叫你起床总是这么费劲儿!”老公着急地喊道。做好饭了,来叫我吃早餐呢。
        “笨呗!你要是把好吃的端过来放在床头上,闻着味儿我就会醒过来,从梦里爬出来,根本不用费劲叫我起床!笨死了!就没点儿创新思维!吵醒了我的好梦,你赔呀?!”
        近些年来,我总是怀疑我的幸福。我是不是真的像别人看到的一样——非常幸福!社会太复杂,老公是不是被社会这个大染缸染成了五颜六色?会不会对我的爱不够忠诚?不管怎样,我跟那个生了女孩的苦命女人比起来真是幸福多了!
        吃!吃!吃!给我狠狠地吃!把自己养得白白又胖胖,对自己好点儿,准没错儿!
        嘿嘿,我不缺心眼儿。


产房见闻(原) - 雅妮.玛丽 - gzwangyani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9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