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zwangyani的博客

撑起一片晴空

 
 
 

日志

 
 

偷食(原)  

2014-08-31 18:51:02|  分类: 记实小说(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偷  食
雅妮.玛丽

        小时候,我很馋。嘻嘻... ...
        六十年代,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吃不饱的人多得是,尤其是遇到自然灾害、青黄不接的季节,很多人到处要饭吃... ...
        我们家孩子多,老人多,是个十多口人的大家庭。我有两个绝户(就是没生出儿子来,女儿出嫁不回来了)老奶奶。三老奶奶在日本侵华时遭到了日本鬼子的折磨、蹂躏,变成了神经病或者说疯子。二老奶奶在东北老姑去世后被发送回我们家,她贪图享受、脾气暴躁、欺负死了老姑——她的女儿,女婿一家人定是容不下她了,我们必须接收她,她是我们这个家族的老人,据说我们的天井有一半属于二老爷爷的,我们没有理由拒绝接受这个人见人怕、人见人烦的二老奶奶,虽然二老爷爷早早去世,我们姐妹们从没见过他的面。我老爷爷在他们三兄弟中排行老大,我们都是他的后代。
        父母奶奶是勤劳善良的,我们家的庄稼通常比别人家的长得好,村里人都夸我们父母是种地能手,尤其是母亲。生活依然是拮据的。
        奶奶是最疼我的人,我几乎是在奶奶怀抱里长大的。奶奶信佛,我是奶奶的乖宝宝、乖孙女儿,我相信奶奶说的每一句话。奶奶的被窝儿通常归我,我要枕着奶奶胳膊、搂着奶奶脖颈睡觉,其他姐妹通常抢不到奶奶。我出生在1967年农历五月,此时我们村正在闹文化大革命,父亲识字却不肯帮造反派写大字报,我们家遭到了打砸抢,父亲被带走,一步一钉子棍,据说满腿都是血窝子,后来父亲用食盐(没钱买药)按在伤口,忍住剧痛消了炎,竟然长好了。我呢,刚出生几天,据说还没过十二日,被奶奶藏在大棉裤裆里,没被扔出去摔死,由于严重饥饿、母亲哭的没有奶,我竟然偷偷爬到奶奶的干吧乳房上乱吸一通,经过我经久不息的努力,我竟然吸出奶来了!还咕嘟咕嘟往外冒,结果全村人都叫我馋闺女,笑我连老太太的干吧乳房都能吸出奶来。想起这事儿,我觉得并不丢人,有种你们给我奶吃啊?!给我饭吃啊?!听说姐姐小时候经常吃鸡蛋,可轮到我出生了,连个鸡蛋也没有,我总不能刚来投胎就赶回去吧?!怎么也得歇歇脚啊,哼!我人好,没攀姐姐的伴儿,自己想办法解决饮食问题,有什么好笑的。
        那时的农村,每家都有几个孩子,大孩子看护小孩子是惯例。一次,姐姐带我到村里的湾边上完,她只顾自己玩,不好好看着我,我自己溜到湾里,差点儿淹死,幸好被邻居小孩发现告诉姐姐,她吓得赶紧把我从水里拖上来,我没被淹死,又活过来了,按说是姐姐救了我的命,不过也是因为她没尽到看护我的责任,我才掉下水的。所以,这并不妨碍我骂她,因为她经常欺负我。老大怎么了?老二会长大的!再欺负我试试?!早出生几年,多浪费些粮食罢了,有什么了不起!我呸!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慢慢长大。我又有了弟弟妹妹。我,老二,可以欺负老三了!老三反应比我迟钝些,一不小心,我就会跑上去轻轻地给她一小巴掌,打得并不疼,只是让她明白,我是姐姐,她是妹妹,得听我的话,哼!总被老大欺负,我可以出出气了,嘻嘻... ...
        我们家老三和老四同年级上学,有一天弟弟(老四)受到了老师的批评,原因是老师发现弟弟的作业本上画满了蓝色圆珠笔圈圈,做好的作业题被这些圈圈压在底下,看不清。弟弟也不知道怎么了,回家问父母怎么搞的,说昨天我做完作业就出去捉迷藏了。经过母亲的审讯才知道,是妹妹(老三)干的,妹妹见弟弟总是做作业这么快,每天不倒10分钟就做完出去玩了,自己却不会做,花很多时间都做不出来,没法出去玩儿,嫉妒之下,就拿出圆珠笔把弟弟做好的作业本乱划了一通。
        几年前,定居美国的同学回国聚会,讲了他们孩子的故事:“我们家的老二平时不敢惹老大,狐假虎威地和老大一起欺负老三,有一天,老大没在家,老二串通老三到老大房里搞了些破坏,偷偷出出气,结果还是被老大发现了,哈哈哈... ..”
        姐妹们逐渐长大了,有时能帮助父母干点活了。我承认我不如姐姐会干农活,和弟弟妹妹比起来,我也不大行。我不是想偷懒,只是干得仔细些。我的头皮接受太阳太快,很快就被晒得不行了,摸摸头顶,烫手!母亲常常责怪道:“我们家养了个香娘娘啊!让你拔棵草,你得给它相半个小时的面,还不下手;让你到玉米地里施肥,你嫌有虫子、玉米叶子会划破你的脸!别人都早早起床下地干活,你总是叫不醒!大家干活回来后叫你吃早饭,你总是哭闹,说我们吵醒了你的好梦!”
        没办法,他们觉得我不好拾掇,最后决定让我在家看家,奶奶做好了饭,我负责送水送饭到坡里。免得他们来回跑耽误干活。我很高兴,我愿意看家,愿意为他们送水送饭。看家是我最愿意干的活,后来更是觉得看家不错。
        随着年龄的长大,姐妹们表现出不同的饮食喜好。姐姐爱吃鱼肉,其他几个也吃鱼肉,而我,喜欢吃素。我觉得那猪在栏里随便拉尿,满身弄得好脏,太恶心人了,打死我也不吃猪的肉!鱼,太腥了,直接不能入口。可是我喜欢吃小虾、知了猴、鸡蛋、豆腐、麻汁、肥猪肉里鮳出来的大油,还有把肥猪肉炼油后的大油渣子,这东西香!父母有时把大油渣子放进菜馅包大包子吃,这个我吃。要是把猪肉放进包子里,我定会把肉抠出来扔掉,只吃包子皮。
        每逢过年,生产队里都会杀猪分肉,按人头分,我们家人多,有时能分一框子回来,母亲乐得合不上嘴。肥肉炼油,一些半肥不瘦的,就切成方块煮熟,连汤带肉储存起来,平时做菜时,舀点儿汤放进去,笑得合不拢嘴,算是犒劳大家。我讨厌这种做法!放了肉汤的菜一种很恶心的味道!我宁可吃棵葱或咬辣椒吃饭也不愿吃放了肉汤的菜。父母奶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儿,后来做菜、包饺子,都给我弄点素的。过年嘛,通常有好吃的,有新衣服穿,小孩子都盼着过年,尤其是我那个姐姐,好吃鱼肉,总得等到母亲把肉煮熟了,用筷子给她插一块吃才肯去睡觉,母亲为了公平,也插一块给我,统统都被我拒绝,多脏的猪的肉啊,竟然想放到我的嘴里,没门!当然,过年也炸鱼,我那个姐姐也会侯在那里等着吃炸鱼,吃不到,绝不离去。母亲也把炸鱼送给我一块,我每每拒绝食用,那么腥的东西竟然想放到我的嘴里,没门!母亲总是觉得鱼肉是极好的东西,觉得我不吃点儿就对不起我,常常拿着他们认为香喷喷的刀鱼块,劝着我吃,母亲往前走,我就往后退,我们沿着墙根在天井里转圈圈,最后都是我赢了,母亲的劝食行为以失败而告终。我决不让脏脏的猪肉和腥腥的鱼肉进到我的肚子里去!
        我得到了看家的差事后,每次父母率领众姐妹下地干活前,都会嘱咐我:好好看家啊,我们家的一个苹果放在衣橱柜的底下的抽屉里了,你要好好看着,别让老鼠吃了;咱们家的大油渣子放在屋梁上吊着的那个筐子里了,你也看好它,千万别让老鼠吃了,等留着包大包子吃;咱们家的麻汁和大油放在火屋里那个土做的卡塔子里了,你要看好啊,别让老鼠吃了... ...
        他们走后(奶奶有时候也下地干活),我插好大门,到处检查了下,果然那些东西都在说好的地方放着!不事先给我说好我还真找不着!我不断地巡视着,我先把苹果找出来看了又看,闻了又闻,味道不错!太诱人了!苹果是好东西!要是能吃一口该多好啊!可是那样我就失职了... ...我又去看了看大门,插得好好的,又回去看苹果,味道太好了,忍不住就咬了一口,好吃!但不能再咬第二口了,大家都没吃呢,不能一下吃没了,又把残缺了的苹果放回衣柜底下的抽屉里... ...
        下工了,大家都来了,饭后母亲拿出来那个苹果,发现被咬了一口,就说:“谁偷吃的?”我们都说没偷吃,尤其是我,回答的特别坚定。母亲又说:“都不承认是吗?那就站起队来,让我闻闻嘴巴,谁偷吃了肯定能闻出来。”,母亲凑到我们面前闻了下,结果什么也没闻出来。就问我:
  “你在家看家没发现什么东西偷吃?有没有发现老鼠?
  我很开心地答道:“是啊,我看到老鼠了,在屋里跑来跑去,我没追上那个老鼠... ...
  “那你明天小心点,发现老鼠就把它赶跑,别再让它偷吃到咱们家的苹果了。
  “好!”我愉快地答应了。好险啊,母亲竟然趴到脸上闻味!幸好是刚吃完饭,吃的是同样的食物,大家一个味!
        第二天,母亲又把那个苹果拿出来,问谁又偷吃了,又少了好几口,我当然不会当众承认我偷吃东西,那多丢人啊!但是我天天看着它,它也天天看着我,能不咬一口吗?!当然是我不断地巡视检查那个苹果在不在,苹果才会不断地变少啊!但我拒不承认,说是又看见老鼠了,没追上那个老鼠,要是追上了,我肯定打死它。母亲今天没有趴到脸上闻味,而是让大家看看,说是苹果上的牙齿印好大啊,我立马捂住了我的嘴,大家都看向我。村里人都知道我有两颗大门牙,两颗牙之间有一个大劈缝,劈缝大得能同时滚进两个硬币!都说这样的人将来有福,我曾以此为豪。我立马说:“别看我!我是有两颗大门牙,咋了?老鼠的牙就不会大吗?今天我看到的那只老鼠比兔子还大!跑得还挺快,我愣是没追上!我又过关了,好险啊!
        由此看来,母亲是相当狡猾地!吃完了把嘴巴洗干净也不行,还得头脑灵活才能过关。当然,苹果一天天变少... ...
        奶奶刚用芝麻换了二两麻汁,大半茶碗,当然都得由我看护着,在火屋里的卡塔子里放着,我伸手就能摸到。奶奶送饭时,我还是独自看家,我勤于巡逻,不断地去看麻汁、大油,麻汁和大油在我的不断看护下,渐渐变少。有谁知道把大油抹在馒头上有多好吃吗?我知道。有谁知道用手指偷偷从茶碗里抹一点麻汁放在嘴里有多香吗?我知道。我不断地巡逻看护我家的麻汁、大油,我家的麻汁、大油不断地变少。我的脸色越来越好看了。
        有一天,母亲不是很累,又来审问:“谁偷吃麻汁、大油了?”老规矩,拒不承认!我又向母亲汇报了发现在火屋里有老鼠跑来跑去的事情,我又是没追上,老鼠不断地来偷吃,我不断地把老鼠赶走,尽职尽责,要不然,麻汁、大油可能被老鼠偷吃完了,一点儿也剩不下。母亲又问:“老鼠爱吃苹果,难道老鼠也爱吃麻汁、大油?”我聪明地答道:“是啊,是啊,老鼠也爱吃麻汁、大油!奶奶不也说过嘛:‘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哭着喊着让奶奶抱下来。’对吧,老鼠也是爱吃油的,麻汁里有香油,老鼠当然也爱吃了!。虽然母亲很狡猾,我也总能过关。我想我是聪明的。
        对我来说,已经不太怕母亲的审问了。最难的事情是大油渣子挂在屋梁上那个筐子里,我站在炕沿上怎么努力都够不着啊!怪自己个子不够高,胳膊不够长啊!我好想吃到大油渣子!我,老二,毕竟是拥有两颗特大门牙、牙缝大得能同时滚进两个硬币的有福之人!我是聪明的。试了几天发现手臂也没怎么长长后,我想出了个好办法!我在天井里转了几圈,找到了一根比较理想的小木棍,手持木棍,立马觉得自己的手臂长长了不少,再爬到炕上,站在炕沿上,用手举起小木棍,用木棍推那个盛着大油渣子的框子,推一下,框子晃一下,不断地推,框子的晃动幅度越来越大,俺的那个神哎!俺终于抓到那个框子了!在炕沿上飘着脚,一只手抓住框子的边沿,另一只手努力伸向筐子里面,终于触碰到了盛在碗里的的大油渣子了!捏了一点点,放在嘴里咀嚼一下,香极了!赶紧把框子放开,跳下炕来。一次不能吃太多,那是要给大家包大包子吃用的,毕竟他们下地干活很累。母亲毕竟是个狡猾的审判员,不知她下一步会采取什么出奇不意的招数,最好不要让她看出来。反正已经解决了技术难题,我要是很馋了,就再拿点吃。我们家的大油渣子在我的不断巡视看护下一天天变少... ...
        我很聪明,我的偷食行为从来未被发现,偷食前,俺都会把大门插好的。只是有些遗憾,一直没能捉到一只比兔子还大的老鼠,以充分证明老鼠也会有很大的大门牙的,以消除大家对留在残缺不全的苹果上的大大的牙齿印的怀疑,因为那两个大大的牙齿印之间的距离刚好也能同时滚进两个硬币。我想,世界上有我这样的拥有两颗特大门牙、牙缝宽得足以同时滚进两个硬币的有福之人,必定也会有拥有这样两颗特大门牙、牙缝宽得足以同时滚进两个硬币的有福之鼠,可是奇迹没有出现。
        尽管如此,我还是提醒他们:“你们看不到的东西并不意味着在这个世界上就不存在,好好想想吧... ...”
        母亲再精明也没能审查出个结果来。嘿嘿,偷偷乐一下... ...我,老二,毕竟是拥有两颗特大门牙、牙缝大得能同时滚进两个硬币的未来的有福之人!自然是聪明的,嘻嘻... ...


偷食(原) - 雅妮.玛丽 - gzwangyani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