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zwangyani的博客

撑起一片晴空

 
 
 

日志

 
 

学种瓜(原)  

2014-08-29 16:20:59|  分类: 记实小说(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 种 瓜
雅妮.玛丽

        父母年老患有眼疾,一时无法回老家生活。应姐姐要求,我每个周末跑回老家县城接上她再回到老家看望一下,看看房子是否漏雨倒塌,其他事项是否正常,然后再把她送回县城的家,自己原路返回。来回一趟二三百里路啊,得开车2个多小时,辛苦不要紧,赔点车油费也不要紧,为了让父母放心,我愿意陪着姐姐回老家看望,不能让她自己辛苦,我有车,可以避免她骑电动车被风吹雨淋或者车子没了电骑不动遭遇危险。
        既然费了这么大劲回来看望老家,到不如学着一辈子做农民的父母种菜,我们都这样想,于是学着种菜了。很快我又想到也在空余地上种上几棵瓜,我太想亲手种瓜了,想尝尝自然成熟的甜瓜什么味道。我在生产队时期,每次生产队宣布瓜园不要了以后,小孩们都抢着 栾(luan)瓜园,我总是跟在大孩子们后面找不到一个像样的小瓜,最多找到开着黄花的小拇指大的瓜码子,太想尝到亲手摘瓜的感觉了。姐姐也同意了,就种上了几棵甜瓜。我们家从来不会种瓜,所以不知道怎么管理,就当是在庄稼地里的野生的好了,爱长不长。姐姐买了瓜种,我买了机器、管道浇水用,电费没了,我又交了电费。我们相互干着该干的事儿,开始一段时间,瓜棵长得很慢,姐姐想顺手拔掉,改种辣椒和葱,都被我挡住了。我把这些小瓜苗儿保护了下来。忙活了大半年,竟然真的长出了各种各样的瓜,虽然没有别人家专业种植的好,但有几棵长得也不错,长得很正当,像西瓜一样的花纹,个头像大大的面瓜,好期盼有一天瓜儿能熟透,亲手采摘好好品尝!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说不定能弥补我自小在生产队里废弃的瓜园里从没找到过小瓜的遗憾。
        暑假了,看着瓜儿一点点长大好开心啊,渴望着采摘季节的到来。
        我有一个藏在心里很久的心愿,要到禅寺去拜佛,我渴望有人能懂我,我想佛祖是最了解我的,我要抽出几天时间飞越几千里亲自到佛祖面前说说话,安抚下孤寂落寞的心。我现在是血肉之躯,肉体凡胎,经历着人间的磨难,同样有沟通交流的愿望。
        我如愿地进了禅寺,走到了佛祖面前。干净清秀的佛祖石像前积满了来来往往的虔诚朝拜的信徒,我向功德箱里投入了我的心意,举首望着佛祖,当着众多人的面也不好出声说话,鞠躬行拜礼,又不甘心这样离去,就拍了照,转身要走,没走几步,发现照片不往前走,像是死机了一般,腿也走不动,就又转回身来,同时听到了佛祖的声音:“就甘心这样走吗?一句话还没说,酝酿了一年多、飞越几千里就这样走吗?回过头来看着我... ...苦了你了... ...这些年你是怎样活过来的... ...”我抬起头看着高大的佛祖石像,好是吃惊,佛祖石像的左眼里竟然慢慢渗出了一大滴眼泪,啊?石头也会掉眼泪?我知道,人在做,天在看,我所遭受的惨绝人寰的遭遇,都逃不过他的眼睛。我不自觉的轻轻答道:“... ...不哭,别为我难过,我没事儿,我能行... ...”不自觉地举起右手想去帮他轻轻擦掉那滴含在左眼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我突然发现我的身体好像已经穿越栏杆差点儿走上佛祖石像,真不好意思,回头一看,刚才拥挤在佛像前的众人已经退到三米以外呈半圆状整齐排列成半圆形,像用圆规画过线一样整齐!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影响到大家了?他们的导游看上去正在在对他们讲话,我却一点儿也听不见。没等那滴眼泪流出眼眶,我赶紧放下右手,决定不去擦眼泪了,掉头就走。我不想再跟佛祖对话交流,我受不了被赤裸裸的揭去面纱的感觉,我不想让人知道我的痛苦,在佛祖面前我没法掩饰自己,他洞晓一切。我得给自己留点儿面子,我要让我脸上挂满微笑,努力把自己装扮成幸福的样子,幷让其成为习惯。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传递正能量,起码,我的儿子看到我幸福开心的样子,也会开心、放心、少些为我担心。
        我冲着禅寺大门逃去,走了没几步,我发现我的右边脸上挂满眼泪,我连忙从背包里掏出手绢把眼泪擦干,又流泪,又擦干... ...很快,我逃出了禅寺,竟然想不起自己是怎么出来的,导游曾嘱咐说,作为凡人,要从一边的侧门进,再从另一边的侧门出来,不能走正门。可是我怎么都想不起来或者说根本不知道是从那个门里出来的,我想佛祖不会怪罪我吧,我真的不记得了,若是我从正门走出来的,抱歉,请原谅吧... ...
        我很快让自己脸上挂满微笑,挂满幸福,我竟然能让自己制造出了非常开心的咯咯笑声,我脸上挂着微笑,挂着幸福,带着咯咯笑声很开心地出现在了团队里... ...面子... ...面子... ....
        拜佛归来,又跟姐姐约好回老家(此前,我出去拜佛没能回来,她和姐夫回去了一趟),在路上,姐姐告诉我:“那些瓜我都拔掉了,都干死了,都没有很熟的,摘了不少,很多,有些烂了,扔了七八个,又不好吃,皮太厚了,我一边吃,一边吐皮,你姐夫问我这么好的瓜为什么还吐皮,我说那么多,边吃边吐皮都够,皮太厚了,明年不种了(当我是死人呢,不用跟我商量,她自己想咋样就咋样!这样目中无人、不知天高地厚,谁还会搭理你?!)。”她又告诉我,她帮我从集市上买了几个大甜瓜,让我拿回家给我家里人吃。什么玩意儿?!你就是买来几车能换回我亲手种植的一个吗?!我心里骂着。我把她买的几个甜瓜拿回了家,说了事情经过,问问有没有人吃?大家都拒绝食用!都等着品尝我亲手种的瓜呢!都很气愤。要买瓜儿,还要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吗?!我们买不起瓜吃吗?!
        我回到老家后,发现瓜棵真的都不见了,本来满心欢喜准备开摘的,瓜棵也没见到,不知姐姐扔出去的瓜棵被谁家的羊吃掉了。连晒干的瓜棵都没见到。连一根根都没见到。我暴怒,我怎会有这样一个不知天高地厚、永远不知道尊重别人、近乎疯狂的姐姐呢?!你是跟我合作经营,我每周回来陪你拔草、浇水,来回开车几百里,费时耗油,晒得跟印度人似的,不争得我的同意,趁我一次没来,你就全部拔光?!你最多有处置一半的权利!我辛苦干了大半年,你让我连瓜棵都见不着?!几种植物种在一起,都长得很茂盛,偏偏就干死了瓜棵?退一万步讲,就算瓜棵干了,那么多,你总得留一个让我尝尝吧?不要求很多,就尝一口行吗?让我知道我种的瓜到底是什么味道行吗?就一口,行吗?
        她告诉我,能吃的她都吃掉了,这几天天天吃,只剩下那些不能吃的小瓜码子了。我为了见见我的瓜,我跑上她家的楼,看了看那些小瓜码子,再也没见到我那些长得像大大的面瓜、有着西瓜花纹的甜瓜!更不知道我种出来的瓜儿是什么味道!我再也不会对姐姐提出的事情感兴趣!
        我很愤怒,对姐姐很失望。枉费了我这么费劲地来帮她!我想连夜开车回老家,把所有的作物全部拔光!不把作物扔掉,至少让她看到作物晒干了的样子!看看她会是什么感觉?!我要让她明白:应该怎样做人!学会尊重别人!世界上不只有她一个人!兄弟姐妹都是人!你的老公、孩子、同事都是人!让她尝尝合伙经营人不经她允许随便处置共有物件的滋味!可是我没那样做,我选择了宽恕,听说宽恕是一种美德,就选择大海一般的胸怀吧。
        我在拜佛前,也感知到了些信息,鱼与熊掌不可得兼,问我决定做什么?我选择了去拜佛,那是我久久的心愿,我不后悔。
        我想姐姐最多摘些熟了的瓜吃,不会一个不给我留,连根拔起的。事实证明,我错了,我太高估了我的姐姐!
        在我和姐姐回老家学种植的这段时间,姐姐曾点着我说我是个破工人出身(刚毕业时,我被分配到区县机关工作,为了和老公户口同在一地便于分房,我没去报到,另外在市政府驻地,选了家工厂,确实在工厂干过几年,负责技术管理、微生物化验、理化实验、综合统计、水、电、环保、市政排污等工作。后来才调到学校工作的。),有什么了不起?!她是机关大干部!我狗屎都不是!她觉得我在工厂工作过是配不上我的老公的!难道她这种没考上学的农村合同工转干的所谓机关大干部才能配上我的老公?!从我结婚到现在,我儿子都23周岁了,我姐姐一直这样认为,我想到死她也不会改变这种想法。尽管为我们其他兄妹所不齿或者说是个笑话。
        在姐姐的心里,我永远连臭狗屎都算不上!我不能拥有任何比她好的东西!她得不到的东西毁掉也不能让我拥有!否则就是她做姐姐的失职!因为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比她晚,我是从小吃她的剩饭、穿她穿破了的破烂衣服、用她用过了的破烂文具长大的。的确,我是吃她的剩饭、穿她穿破了的破烂衣服、用她用过的破烂文具长大的!那又咋样?!老公是我自己找的,这不在她的管辖范围之内!真以为自己一个破烂农村合同工转成的所谓机关大干部能配得上我的老公?!不知道自己几两沉的、满口土话的破烂玩意儿,再来搞破坏试试?!去发动群众啊?!去发动亲朋好友啊?!再去给父母买鱼吃、哄着他们帮你整我啊?!再给我编些故事到处挑拨啊!我呸!呸呸呸!骗我陪你种了半年多的瓜,竟然连根拔掉,不让我尝一口!这就是后果。如果能让我尝到自己种的瓜什么味道,或许能堵住我的嘴,装什么事儿都没发生。
        我刚出嫁时,她说她最爱听《姊妹易嫁》,我上花轿的红鞋被她和父母骗了回去,说是放在婆家会踩得丈夫不旺祥!承诺他们不会动用,会好好帮我保管。可是等我再回娘家后,发现鞋子不见了,父母说,你姐姐不讲理,硬是给穿烂了。姐姐跑过来说:“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一双鞋子吗?!想要,花几块钱再给你买一双还你!”。我跟婆母提起这事儿,她说真能胡扯!穿着红鞋会踩得丈夫不旺祥?!从来没听说有这样的说法!
        她整天在乡镇农村工作,群众工作能力很强,满口土话。跟老乡聚会发现,只要和我姐姐熟悉的老家过来的干部,在自我介绍后知道我是她妹妹的,立马用很恶心人的眼光看着我,弃之不及、躲闪不及的样子!初次见面,都不知我是干什么的,也太奇怪了!并立马冲着我老公推荐介绍,说我姐姐那个人可好了!是多么多么的好!我的姑姑、姨姨、舅舅见了我们也同样地向我老公推荐介绍,我的姐姐是多么多么的好!太可笑了,我们夫妻俩是来看望他们的,怎么放起这种屁来!哪儿跟哪儿啊?!老公建议,再也别来看望这些人,真恶心人。后来我们很少去这些亲戚家走动。 
        这让我想起了安徒生的童话故事,姐妹三人,对着迎面走来的三个男人分别作了各自的选择嫁给他,后来发现,这三个男人地位不同,一个是国王,另外两个是左膀右臂大将军,另外两个姐妹要向嫁给国王做了王后的姐妹行拜礼,心里很不平衡,两姐妹给王后接生时,就发生了狸猫换太子的故事,王后从此被当做妖怪打入冷宫,再也见不到自己心爱的丈夫和孩儿!过着人间地狱般的生活。我可不想这个故事发生在我的身上。
        难道一起长大的姐妹,嫁得不如我好,就如此心理变态?!整不死我绝不罢手?我一直在帮助她啊!
        在我起初几年的婚姻生活里,姐姐伙同父母、公婆,做了些让我伤心欲绝的事儿... ....
        我佛慈悲,善哉善哉,上天有好生之德,不是吗... ...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回老家时,我见到了蛇蜕下来的皮,有的又粗又大大半个身子在墙的外面,想必是半个身子在墙的里面,呈现出正在向天井里爬的姿势,让人惊恐不已;有的干脆在北屋墙根,长长的!有四米多长,吓得我站在原地大叫!浑身毛孔竖立!想在床上休息会儿,掀开枕头,发现一个蝎子趴在那里!有一次刚要进门,又发现北屋门口正中间有一个蝎子趴在那里!还有一次看到了黄鼠狼,比猫大,比狗小,浑身黄毛,瘦瘦的,高高的,从西墙钻出去了。去年一次,我刚要割韭菜,差点儿抓住一条刚蜕下来的大蛇皮!差点儿把魂儿吓飞了!前些天还发现韭菜地里有两大堆像蛆一样的蜈蚣的幼虫,好恶心!两大堆!
        为什么总会看到这些,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以前在家是很少看到这些的。难道是佛祖在提醒我:蛇蝎之地,蛇蝎之地!速速离去,速速离去!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按好心!
        可是,这里是我的胎血入土之地,我在这里获得了生命,我的整个身体都是由这片土地生长的的五谷杂粮构成的,我在这里吃喝拉撒尿长大的,就像小狗对它撒过尿的领土难舍难离,我怎能轻易割舍。这里还有我童年的美好回忆,实在是难以弃之而去。
        十八岁以前,我不富有,但我是幸福的,在奶奶的陪护下,我快乐地成长。
        在梦里,我常常回到老家,看到北屋底下由很多人在推磨,长长的蛇在磨缝里钻来钻去;有很多长长的蛇在南屋的墙里藏着,像电缆一样长长地一起爬行,有的钻出头来,好像在偷偷追我,顺着晾衣服的铁条爬行,覆盖了十多米,却总是咬不到我,每当离我头部近一米远时,大蛇就会停下来,举起头对我笑,我好像穿着碧霞神衣,蛇不敢咬我,只能吓唬我,但是依然害怕。即便如此,我还是常常想念那里,故土难离啊!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